来自红绿灯的启示:用完善的制度来遏制腐败
发布日期:2017-05-27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红——黄——绿,颜色的跳跃变换,谱写出众所周知的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不论是谁,穷汉富翁,还是高官百姓,名流凡人,在马路上行进都得遵守红绿灯的统一指挥,鱼贯而入。这规则的最大特点就是每个行人心里都默认着这制度,“此时无声胜有声”,不会朝令夕改,更不能因人而异。腐败的过程岂不就遵循着红绿灯的渐变过程:绿——积极向上,清正廉洁;黄——临界状态,腐败边缘;红——极度危险,腐败深渊。而完善的制度就犹如一只“无形手”,是控制腐败转变的“红绿灯”,能有效地扼制腐败的渐进变化。

  邓小平有这样一句话: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这就是说,在惩、防腐败问题上,我们不仅要建立制度,而且要建立正确的、切合实际的制度。

  在完善反腐败制度的过程中,香港的反腐败经验无疑是值得借鉴的。过去,香港贪腐盛行,直到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这种局面才得到扭转。为了保证治贪的有效性,廉政公署直属香港最高行政长官,这种行之有效的最高行政首长负责制,维护了廉政公署的权威性和独立性。不管是哪一级的官员,廉政公署都可以行使调查权。由于制度得力,廉政公署成立不久,就对当时腐败最严重的领域——警察系统重拳出击,连破数案,迅速树立了廉政公署的威信,给众多贪官敲响了警钟,使其噤若寒蝉。犯罪风险高了,贪官大幅度减少。

  当然,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大陆,这种由廉政公署直接监管任何一级官员的制度很难推广开来,这是因为香港只是有着七百多万常住人口的弹丸之地,而大陆人口已突破了13亿,由最高行政长官直接监管地方官员,查处任何一小城小镇的贪污腐败案件,都会是鞭长莫及。但从香港反腐败的成功经验看中国大陆,再受红绿灯由绿到黄再变红循环变换的启示,在我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我们可以实行跨省市循环监管,即:A市的最高行政官监管B市的腐败案件,调查B市的腐败官员;B市的最高行政官监管C市的腐败案件,调查C市的腐败官员;C市的最高行政官监管A市的腐败案件,调查A市的腐败官员。以此形成循环监管的模式,既肃贪,又倡廉;循环监管模式形成后,在查处腐败案件和官员时,要变“情、理、法”的传统排序情大于法转变为“法、理、情”,让法大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