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感”出发,看“暖心”服务
发布日期:2018-04-16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近段时间在社区待的时间较长,听到了很多在社区发生的活生生的故事。这些故事看似很小,小到平时社区工作人员根本不暇提及;可换位一下,又觉得这些事很大,大到会改变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影响一片人。

  比如,一名老党员,因年事太高,思维上会出现紊乱现象,可就是有另一名老党员,与他没有亲戚关系、朋友关系,但会经常到这名老党员家陪聊;一位老居民,身体硬朗,不求报酬不求荣誉,经常义务清扫还没有完全硬化好的小区门口,方便进进出出的居民;大风刮掉了党支部的牌匾,一位居民党员清楚社区工作人员为“清一色”的女同志,义务帮助把牌匾固定在墙上……这些小事,没有动天动地,却很温馨,有家的感觉。

  社区是我家、建设靠大家。每一名居民都是社区的主人翁,有建家、爱家、护家的责任义务。但很关键的一点是,作为居民的主心骨——社区“两委”,在日常协调处理居民事务中就要发挥引领作用,在促进人的社会功能和全面发展上,可以说,怎么样对待居民就会获得怎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作风会营造什么样的风气。人都潜藏着五种不同层次的需要,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感情上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不同的时期表现出来的各种需要的迫切程度不同。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暖心党建面前,服务需要体现人文精神,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大格局尊重个体,以小见大,致力于推进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

  存在感——强化本位。“即使你没有被随时看见,但你值得被看见。”每个居民都是一个地理标识,占据着一定的区域空间,存在于社区的整体中,是不能被忽视的。即使户籍关系、党组织关系不属于本社区,即使不会对社区产生大的影响,但与其他个体都是存在内在的、潜在的关联性。特别在当前的大数据时代,每个个体所占据的数据空间都至关重要,联动效应无法估量。存在感是物质、精神的并存,既要以实体出现,进行相应的实践活动;又要有人的精神体现,有丰富的想象力和强烈的意识。所以,暖心服务就要做好基础保障服务,让每一个个体都存在于入户见面、需求登记、告知带动等日常服务中,在“存在”中拥有归属感与安全感。

  关注感——给予重视。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程中,人民始终是主体,同时更是服务对象,而落在社区层面,居民的服务对象身份更加具体。社区居民的情况千差万别,需求或大或小,被关注点会不计其数,但可以因为地理的、行业的、爱好的、趣味的等相关性被划分为可交叉可独立的无数个“同”群体。关注是相互的,居民的日常情况需要普遍关注,重要情况需要紧密关注,特别是弱势群体,应得到特别重视和倾斜服务。所以,暖心服务就要做好“重视”的双向流动,既关心重视不同群体,给予不同程度的帮助扶持,更要用实际行动激发起居民对社区发展建设动态的参与兴趣、关注意愿和主动重视,才能形成互动互助氛围,推进自治群体的健康发展。

  收获感——体现价值。任何一个个体都是付出与收获的双重被眷顾者。越是物质生活水平高,对自我的认知、认同、认可的价值需求就越强烈,从参与奉献中追求心理上、精神上的满足意识就越浓厚。如今,适应城镇化发展步代,城市基层党建在逐步推进,开放互融的“大党建”框架下,共建共享理念已成主导,“单位人”必将随着城镇化的深入发展逐步向“社区人”转换。所以,暖心服务就要精准把握需求,做好“搭台唱戏”服务,统筹运用各类资源广泛开展竞技比赛、培训教育、公益志愿等活动,让需要帮助的人获得帮助,让有意奉献的人做出奉献,创造有所为、有所获的空间和机会,让居民在自我认知中收获价值、得到满足。

  集体感——彰显责任。社区是居民相互关联的大集体、共同体,其中的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吃、喝、住、行的紧密相关度,让处在同一个社区中的人们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关系联结和文化影响。在现如今住房结构楼房化、日常沟通网络化等形式下,社区自治组织的地理空间聚集作用更具挑战性。所以,暖心服务就要做好维系共处服务,通过制定居规民约、目标愿景等内容,强化对社区集体目标、信念、价值与规范等的认识与认同,以特定的吸引力动员组织每个居民积极参社区事务,规范自己,友爱互助,并在其中产生责任感、荣誉感和自豪感,形成共同维系力,进一步为维护社区利益、促进社区发展做了贡献。(马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