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卢玉宝
  • 向典型学习 与榜样同行
  • 发布时间:2015-11-02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         我是卢玉宝的大学同学杨佃豹。我俩1995年9月一同踏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的校门。大学俩年,我们是室友;参加工作后,我们是挚友;在兴和县国土资源局,我们还曾做过一年多的同事。

            刚进大学,玉宝在各方面就表现得很成熟、很出色。军训间隙,别的同学抓紧时间休息,或是玩耍,他却是个有心人,心里记挂同学们,一休息就将事先准备好的白开水端给大家解渴。训练完毕,收拾场地、打扫卫生的活,不管多累他都抢着干,为的就是让大家有更多的时间休息。玉宝心灵手巧。参加全校宿舍文化建设评比,宿舍里的同学一筹莫展,不知该从哪下手,他却信心满满地买了彩色剪纸、剪刀、胶水、等,用铅笔画,用剪刀剪,用胶水贴,把我们宿舍装饰得格外漂亮,成为其他宿舍参观、取经的样板间。出身贫苦的玉宝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活,不停地学习,每到考期,他更是昼夜苦读,甚至学习到天亮。同学们都赞他是“铁人”!

            玉宝自立自强、懂得感恩。从小生长在偏僻的小山村,家境贫寒的他特别懂事、特别体贴父母。为了帮父母分忧,他每学期没到放假,总是提前去找打工的地方,尽量赚些生活费,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记得1996年暑假,他主动联系老师,提出勤工俭学的请求。当时正好系里在伊盟杭锦旗搞地籍测量,玉宝和另两位同学卷起行李就去了杭锦旗锡尼镇。他们在锡尼镇风吹日晒连续干了3个多月,出色地完成了锡尼镇测量点的记录工作,没有一处错误,得到旗土地局和系领导的一致好评。虽然3个月他拿到了1000元工资,但他并不觉得是自己的辛苦所得,而是感谢带队老师和指导老师给了他学习和额外收入的机会。因此在锡尼镇期间,玉宝不仅把自己的宿舍打扫得一尘不染,还经常帮老师们打扫屋子,临走前把老师们的工作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

            1997年大学毕业后,玉宝本想快点找份工作,好让父母不再那么辛苦,可却一直未能如愿。1999年4月,帮父母干农活的玉宝刚从地里回来,听人说新成立的集宁新世纪中学招聘教师,他来不及换衣服,就匆匆搭车前往应聘。
    因为毫无准备,玉宝站在讲台上有点语塞,45分钟的课他10多分钟就平淡地讲完了。看到台下的领导和老师摇头,他知道这次招聘又无望了。下台前,玉宝真诚地说:“我是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是良好的大学教育让我走出山村看到了外面精彩的大世界。如果在座的老师们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吃苦耐劳,为学校的发展出力流汗。”这些发自肺腑的表白,深深打动了校领导,就这样,玉宝被破例留下,当了一名行政老师。

            玉宝十分珍惜这份工作,用加倍的努力来回报学校。新世纪中学租赁了原乌兰察布技工学校的废弃校舍,玉宝是第一个被派往“新”校区的老师,负责门卫、学生报名、收拾校舍等杂务。他独自住在简陋至极的门房,一张床、一卷行李就是他的全部家当。没有食堂,饿了就简单做点吃的随便“对付”一口,但他对工作却热情满满,从不分份内份外。作为学校的行政秘书,他建章立制,撰写材料,学校安排啥干啥;帮教务室刻蜡板、印资料,帮总务室收发东西、打扫卫生等,他碰到啥做啥。一有机会他就进班听课,虚心向优秀老师学习,登台替缺勤老师代课,还挤时间读书、看报、练笔,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和写作水平……

            在新世纪中学,玉宝从一名勤杂工到行政秘书,再到优秀的地理教师,在教学岗位上,他创造的“半小时抽测教学法”至今被老师们沿用。跟他共事过的校领导和老师们,都被他超常的吃苦耐劳与勤奋努力所折服。
    2003年1月,玉宝有幸进入专业对口的兴和县国土资源局工作,我们俩也由同学变成了同事。我发现,经过这些年的磨炼,他变得更成熟、更坚强、更吃苦。从集宁刚搬到兴和时,他只租了间简陋的板房,两个旧柜子、一张床几乎占满了狭小的房子。因为用不起煤气,他就自己买了水泥,垒了个灶台做饭。同学们买了酒菜到他家庆贺,他高兴地举杯还礼:“虽然现在没钱没房,但生活也一样值得歌唱” !

            能成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玉宝觉得无上光荣,所以,工作特别用心。那时,我忙着跑外执法,在单位的时间很少。有一次回单位碰上玉宝,他正写好一份材料,硬塞到我手里,让我看看哪有毛病。我说:“我不会写,哪能挑出毛病?”玉宝却说:“不会写没关系,你读一读,凭感觉说说哪儿不对劲。”后来我听同事说,他每写好一份材料,自己反复修改之后,都要请周围的同事、领导反复地挑毛病、找不足,直到满意为止。

            2004年,玉宝以优异的成绩考录到县委组织部,给我的感觉是他工作更忙了。偶尔同学们想小聚一下,给他打电话,他总是那句话:“单位忙得脱不开身,下回吧。请给同学们带个好,忙过这一段,我约大家去苏木山看林海、吃农家饭!”

            后来,玉宝当了组织部副部长。作为同学,我对他的升迁十分高兴,心心想,我爱人一直没工作,坐在家里闲得心烦,说说道道羡慕有工作的人。这回玉宝当了官,就凭我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求他给我爱人找个公益性岗位,应该可以吧?一天,我专门约他讲了这事,没想到玉宝一口回绝:“虽然咱们是亲同学,但这事我不能给你办,你家弟妹不符合条件!公益性岗位有限,那么多特困户都排着队,哪个都比你困难,要安排也得先考虑他们!”

            像我这样在玉宝那里“碰钉子”的同学还有很多。一次,我和在兴和一中工作的同学张汉仕聊起来,他竟也有和我一样的“境遇”。原来,张汉仕的父母一直在农村,他想把父母接到家里照顾,又怕父母住进来家里拥挤,和家人有摩擦。玉宝升官后,他想借光给父母要一套廉租房,就去找玉宝。玉宝却说:“你父母没有3年以上城镇常住户,你又在事业单位工作,不符合廉租房的申请条件,我没法帮你。你要有孝心,就想法给父母租房或买房吧。”

            我们这些同学在玉宝那儿碰了钉子,心里难免会有些不痛快。几个同学说起玉宝,都埋怨他当官不会用权,大家关系这么好却一点儿光都借不上!但后来,常听老百姓对他的好评,常见他风雨无阻的忙碌身影,常品他低调朴素的生活态度,我们慢慢理解了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坚持原则、公私分明、清正廉洁,自己的爱人和兄妹都没有在工作上沾过他半点光,可为老百姓办得好事,谋的实惠,山乡兴和足可见证。(兴和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队长  杨佃豹)
      

     

评论
中国共产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组织部主办 内蒙古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承办
备案:蒙ICP备07000509号 电话:0471-48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