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反邪教专题>> 警钟长鸣
浅析当前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特点及倾向趋势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打印】 【关闭】

  邪教成为世界的一大公害,已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同,不论是当今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呈发展蔓延之势,并且在世界范围内组织制造了系列骇人听闻的极端事件。在我国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转型加快,各种社会矛盾因利益分配问题而不断凸显和强化,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想、选择性、多元性、差异性也明显增强,导致信仰追求、精神寄托及自我价值取向上的紊乱。特别是80年代中叶“气功热”的浪潮更加助推了部分群众追求神秘力量、获取特异功能的热情。同时,各种以佛教、基督教为幌子的邪教组织也有了滋生发展蔓延之土壤。

  邪教在西方英语文化圈通行的cult(膜拜团体),法语、德语文化圈通行的cult-sect(膜拜教派),学术上的全称为具有严重犯罪性质的伪宗教组织(Pseudo Religion)。各国有关学者的研究成果表明:邪教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它将伴随着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诸多内部因素和外部条件的变化,时起时伏或此起彼伏,并呈现出多种组织状态和运动轨迹。笔者根据近几年来邪教组织活动状况分析,当前国内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呈现出如下特点:

  一是组织体系更加严密。在邪教组织内部,一般实行垂直的领导方式,要求组织内部上下级之间只准单线联系,不发生横向联系;组织内部只准上线同下线联系,下线不得主动与上线联系,有的上下线之间还设有“联络员”,通过“联络员”向下线传递信息、指令;下线又分为一线、二线甚至三线人员,层层设立“防火墙”,以保障上线人员的安全。如在“全能神”邪教组织体系中以“祭司”为首,下设“监察组”、“牧区”、“区”、“教会”、“小排”6个层级构架,在“监察组”中还设有电脑组、文字组、诗歌组、资金组等具体职能小组,其传教如同传销一样,采取“人际关系网络滚动法”,只管入教,不准问姓名;在“血水圣灵”邪教组织中形成了“总部”、“大区”、“省片区”、“片区”、“教会”、“聚会点”6级组织构架。各大区内设福音基地,福音基地下设分教会,分教会下设福音组、特警队、探望组、文艺组、劝勉组、生意组、总务组、青少年造就组、整理组等,各小组职能分工明确,有专门从事传教的、有专门经营经济实体的、有培训青年骨干的、有对外联络等各职能小组;在“门徒会”邪教体系中自上而下建立了“总会”、“大会”、“分会”、“小会”、“小分会”、“分会点”、“教会”7级组织机构,“教会”另下设有“教会点”,每级机构设七个下级机构,俗称“七七建制”,“小分会”以上的组织内设“联络员”。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邪教组织其体系的严密性、机构的健全性和职能的明确性。

  二是活动方式更加诡秘。邪教组织内部的各区组织在其辖区内或欲传播的地区,挑选最可靠的成员和笃信邪教观点的信徒,设立“接待家庭”,即“接待点”、“联络点”。邪教骨干之间以化名相称,组织内部成员只准使用暗语,记录使用密码,行动时通常化整为零,十分诡秘。如“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采用纵向、单线联络方式,不准问姓名,在交流中称呼“假名”,如“小白兔”、“阿狗”、“大白”等,内部成员交流适用暗语,如把新加入者叫“新人”,把被发现者叫“出环境”;如“血水圣灵”邪教组织骨干均用化名异地任职,单线纵向联系,横向之间互不联络。大量使用代号和暗语,如K代表同工、B代表兄弟、S代表姊妹、CH代表“教会”、OK代表左坤等,对电话号码进行加密,见面和接头使用暗号、暗记,如拿同一颜色的毛巾等;如“门徒会”邪教组织内部中上下级联系一般都用英文字母A\B\C\D\E\F\G来代表七级机构,成员之间不允许使用真实姓名。由此可以看出邪教组织在内部组织和活动上采取了更加隐蔽的方式,邪教骨干反侦察能力较强,防范措施较严密,其地下活动的隐身特点更为突出。

  三是传播方式更加“人性化”。邪教传播多以传“福音”的名义发展信徒、裹挟群众,针对不同发展对象的现实需求情况,通过以介绍工作、交朋友、找对象、扶贫解困、治病救人等不同的方式,来满足其需要,最终实现其成为教内成员的目的。如“全能神”邪教组织看发展对象过程中如有情感缺失,就会派异性去接近,用男色或女色加以引诱;如“血水圣灵”邪教组织为加强对年轻成员的精神控制,还为其“拉婚配”,出资举办婚礼;“门徒会”邪教在农村地区发展成员时,看谁家有困难就组织教内成员集体帮助,如集体出资、集体帮助春播或秋收等,如发展对象有病的,就以介绍治病药物的偏方和医生的方式接触。不外乎他们都在假意营造“团结互助”、“家庭式”的氛围。在传播时,邪教成员之间扮演双簧、做托,以取得普通群众的信任。另外邪教组织还通过举办小型聚会、歌会、诗会等娱乐活动,让发展对象有“集体归属感”和满足精神寄托需求。可以看出邪教组织非常善用人性的弱点,从人的切实需求来传“福音”,用“温柔牌、温暖牌、爱心牌”来引诱、裹挟不明真相的普通群众。

  四是行为手段更加暴力化。纵观邪教组织经文教义无不具有强烈的反现世性、反社会性,其攻击程度和破坏程度逐步升级。通过经文教义对组织体系进行严密操制,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同时也在扭曲着信徒的心理和性格,最终使信徒难以自拔被诱导走向极端。5月28日山东“招远血案”阴影仍旧挥之不去,“全能神”邪教成员手段之残忍、方式之极端、行为之龌龊、组织之恐怖而毛骨悚然。而该邪教组织一贯的割耳鼻、断手脚、坐地牢等残暴的管理教规,把全能神邪教活脱脱地办成了一所人间地狱。这也再次让我们想起“法轮弟子”们在神的道路上剖腹找轮、自焚圆满、跳楼成仙、杀人除魔等悲惨一幕幕,煽动蛊惑痴迷人员用极端方式走向“圆满”。“全能神”邪教组织对其信徒灌输工作没有意思、家庭没有意思、亲情没有意思,只有“传道”、“吃喝神话”才最重要,称“现在脱离家庭、脱离父母、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致使信徒离家出走,抛家舍业“传教”,把全部家产和身心交给教主,致使许多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原本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原本殷实的家庭家徒四壁。“法轮功”的“去亲情”言论,致使大法弟子们有的不认自己的亲生父母,有的和自己的爱人形成陌路,有的对自己的孩子和父母不尽赡养之责,脱离家庭和亲情,犹如行尸走肉般蜷缩在见不得光的角落里。邪教的种种反社会行为,捣乱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甚至直接威胁到群众的财产和生命安全,必将受到依法治理。同时邪教组织和教主的利益膨胀化需求,势必会进行垂死挣扎和长期对抗,教唆鼓动骨干人员和痴迷分子以破坏性活动和恐怖暴力手段报复社会,挑战法律制裁。

  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倾向分析:

  一是传播渗透向年轻化、知识化群体发展。邪教组织均积极重视在青少年中发展培养后备力量,极力推进骨干成员的年轻化、知识化。“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左坤提出:发现器皿,信赖器皿,造就器皿,成全器皿,使用器皿(器皿即人才的意思),在各地设立“青少年培训点”,重点培养20岁左右有文化的青少年,特别是毕业大学生。该组织通过频繁举办“冬令会”、“夏令会”、“同工会”、“青少年、大学生造就会”等聚会活动,培养年轻的“全职传教人员”,然后让让他们在组织内担任一定职务,获得所谓自我价值的认可;“门徒会”邪教组织在“小分会”以上骨干成员实行工资制,“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境外设立“法轮功子女学校”等,都不同程度地助推了“家族式习练”、“邪二代”群体的发展。

  二是骨干队伍实现职业化、破坏手段更加专业化。随着邪教组织的发展和利益需求的驱使,邪教组织内部逐渐形成了一批职业化分子,他们中间不乏一些掌握电脑、写作、经商、编辑等专业技能人员。随着科技和社会的发展,邪教将会更多地利用国际互联网宣扬邪教教义、经文,采用各种先进的通讯、交通工具在组织内部进行指挥遥控。同时以商业网点、企业化经营的“以商养教”方式也将进一步发展。各种迹象已经表明,利用更加专业化手段和生存名目“企业化”的隐蔽方式与我长期对抗已成为邪教组织搞破坏活动的重要特点和发展趋势。

  三是极端化趋势日益加剧,对抗形式升级化。随着邪教组织“十年圆满”、“世界末日”等邪说的相继流产,也使邪教组织内部思想混乱,痴迷人员在“何时才能圆满”、“等待世界末日神的接领”上产生焦虑急躁情绪。邪教组织通过长期的洗脑灌输、精神控制等方式,已经改变了信徒的认知观念、思维理念、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使他们基本丧失了辨别是非、亲情伦理、社会生存和交往的能力,在心理上、情感上完全依赖邪教组织。不排除一些绝望的、痴迷的邪教分子铤而走险,蔑视生命,采取极端手段从事破坏和暴力活动,成为邪教的殉葬品。

  多年来与邪教斗争的实践证明,当前以“法轮功”为首的邪教组织活动总体上处于颓势,但一直在积蓄力量,企图与我长期对抗。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反邪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始终坚持“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的依法治邪方针,打击邪教幕后组织者和骨干分子,解救受邪教迷惑的普通群众,长鸣宣传警示教育钟,这样才能依法治理和科学防范邪教,实现标本兼治。(呼伦贝尔  曹旭飞)

关于我们| 网站导航| 使用帮助| 免责声明| 访问统计
中国共产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组织部主办 内蒙古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承办
备案:蒙ICP备07000509号 电话:0471-48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