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反邪教专题>> 教育宣传
邪教思维的形成与祸乱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打印】 【关闭】

  邪教思维的形成与祸乱

  ——从“全能神”邪教教主赵维山的人生经历说起

  从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来分析一个人的思想形成及其变化轨迹,往往有着更直接的说服力,关于这一点,我们从“全能神”邪教教主赵维山的身上也不难看出,因为赵维山的真实人生经历,说明了很多问题,这对于我们真正看清“全能神”的本质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赵维山的成长轨迹普通,说明他并非“神”或“神的化身”

  1993年,赵维山将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永源教会”改为“真神教会”,别称“实际神”(也就是“全能神”)。此后他开始在教会中造神,制造了7个“神的化身”,自称“全权”,担任“大祭司”,代替“女基督”发号施令,成为“全能神”的实际掌控者。虽然他没有像李洪志等人那样夸张地神化自己,但在痴迷人员眼中,他可以代表“神”,至高无上。

  事实上,赵维山从出生到工作,一直都非常普通。1951年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县一个铁路工人家庭,是家中10个孩子中的长子,排行老三。小学在亚站小学读书,初中念的是上亚沟中学,学生时期就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成年后,父亲提前退休让他接班顶职,成为亚沟火车站一名扳道工和巡道工。再以后,也还是正常的轨迹,唯一特殊的是,他对基督教很感兴趣,曾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

  ——没有“修道”经历,没有“神佛”点化,没有“神迹”发生。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后来加入了“呼喊派”,成为邪教深度痴迷人员,并自己创办了邪教,他的人生会一直普通下去。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自命为“神”,非常讽刺。

  对此,赵维山的前妻付云芝一语道破玄机:“赵维山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当然,更准确地说,他是一个坑害人无数人的邪教头目,也是一个在逃的嫌犯。

  赵维山看病也靠药物治疗,说明“得到神的庇护病就会痊愈”是谎言?

  邪教总怂恿痴迷人员生病了不要看病不要吃药,受伤了也不需要去医院,有“神”的庇护就不会有事。“法轮功”如此,“门徒会”如此,“全能神”也如此。四川省苍溪县的“全能神”痴迷人员李玉兰,在“传福音”途中摩托车侧滑摔倒致头部重创,同行的人不但没将她送去医院抢救,却将她抬到附近的痴迷人员家中,说是“神”在考验她,只要坚持下来就会平安,导致李玉兰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可赵维山自己呢?在新华二厂基建科上班期间,他不止一次因为嗓子发炎去医务室开药,也时常在财务科报销十块八块的医药费用。有一年的秋天,他帮着一个姓赵的朋友修理门窗,人家为了表示谢意留他吃晚饭,他喝了一瓶啤酒引起胃肠炎上吐下泻,是他的妻子付云芝在医院里陪着他打了三天点滴才好。

  ——他的这些经历跟之后“全能神”的所作所为进行对比,足以说明两点:一则说明赵维山的身体并非“神躯”,会受伤,会生病,而且需要治疗。二则说明此人心肠狠毒,为神化自己不惜编造“得到神的庇护病就会痊愈”的谎言,任由痴迷人员在痛苦和无助中死去,罪行与谋杀无异。

  赵维山对钱财的贪婪,说明他从事邪教活动的真实目的就是敛财

  “全能神”极力贬低人类社会,说“败坏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种病毒不断发展,犹如瘟疫一样到处蔓延……”。赵维山以此为由,对痴迷人员许以“前程”,为他们虚构了一个“神家”,承诺带领他们不受“世界末日”的伤害,走向富足、走向永生。

  他的真实目的在早期经历中就暴露无疑。在赵维山拥有了一定数量的“信徒”后,他仿照寺庙、道观中的样子,在自己的家中设立了一个“功德箱”,要求来他家聚会的信徒们往“功德箱”里投钱,并说这是按照神的旨意为大家今后着想。有的人没有钱或者不愿意往他设的“功德箱”里投钱,他就想方设法哄骗人家说主神也和人一样需要补充营养,不投钱也可以拿物来表达心意,于是就有人给他送来奶粉、鹿茸、名贵药材和山珍海味等高档补品。这些钱物,当然都到了他自己的手里。

  ——如果这些小打小闹还不够说服力的话,可以再看看另外一些数据:2000年到2007年间,赵维山都通过广东一名叫“小胡”的痴迷人员代为转款,金额高达6000万元;据曾任全能神监察组组长的何哲迅交代,直到2007年10月他被罢免之时,国内“全能神”仍有7000万元的“奉献款”;2012年起到2014年6月,“全能神”仅在台湾报纸投放的广告费就超过1亿新台币。这些钱,都来自痴迷人员的“奉献”,都被赵维山侵吞。(文:胡墅)

关于我们| 网站导航| 使用帮助| 免责声明| 访问统计
中国共产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组织部主办 内蒙古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承办
备案:蒙ICP备07000509号 电话:0471-48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