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反邪教专题>> 案例选登
催眠术里包藏的“私货”
文档来源:北疆先锋网 【打印】 【关闭】

  在众目睽睽的舞台上,在明晃晃的聚光灯下,十几个自愿参与节目互动的观众,在与一条黑色的宠物狗的对视过程中,先后倒地而眠,在这场奇特的催眠实验中,许多人就像被施了什么魔法,昏昏欲睡,这些人中甚至还包括着精明干练的节目主持人——这就是不久前展示在中央电视台“挑战不可能”节目现场中的一幕。在这里我们特别要强调的是,正因为古老的催眠术有着许多常人难以理解的神妙作用,这也就自然地成为了邪教组织在传播其邪教过程中,巧借催眠之术,夹杂其不可告人的“私货”得以欺人、害人的手段。

  我们说,从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后,第一个催眠她的人:就是母亲。而一个孩子将来是否具备优良的人格品质与一生可能取得的成就,与婴儿期的亲子教育极为重要。当一个婴儿开始学习走路,东倒西歪而撞到东西而摔倒时,婴儿不会立刻做出反应,她会躺在地上,观察母亲的态度,母亲的反应不同,催眠的效果就不同:妈妈的过度关注和反应,孩子就会觉得问题非常严重,哇哇大哭;妈妈给孩子传递无所谓、自己爬起来的信息,孩子就会爬起来继续玩耍。如果在生活中经常传递负面暗示,就会将孩子培养成消极的人,如果多用正面暗示,就会将孩子培养成乐观向上的人。每个人的成长,正面、负面的催眠都来自亲人与社会,决定着我们人生的成长轨迹。

  生活中多用自我催眠,开启潜意识的大门,自己对心灵內的自我讲话。在这种意境中,自我暗示的催眠指令会变成清晰的图象(如会见亲友、游览风光、过去的经历)和真实的感受(如舒展心情、消除疼痛),如果技艺纯熟,自我催眠术还可用来克服自卑感、增强记忆力和治疗心身疾病等。这并不是因为自我催眠术有什么神秘,而是因为它唤醒了你被压抑的心理对生理的控制力。

  各行各业的领导者,如政治家、影歌星等公众人物等都具有大众魅力,这种魅力的呈现,本身就具有大众催眠的效果。广告就是最泛滥的催眠,很多产品利用名人效应做广告,将对名人的崇拜转变为对产品的信任。传销也是利用催眠原理和手段,把人禁锢在某一个特殊的场所,阻断和外界联系,用快速致富发财的信息集中轰炸,使人丧失基本判断力,沦为传销头目赚钱的工具。

  邪教教主多以诱导等含蓄间接的方式,使成员不加批判地接受一种意见或者信念,从而导致成员判断、态度和行为方式发生改变,邪教教主权威性越高,暗示的效果越明显,被暗示催眠者生理状况改变越大。现代心理学大量的事实和实验证明,当人的注意力长期高度专注于某一件事时,人的意识就容易进入催眠状态。

  据对“法轮功”痴迷者的调查显示,在教主的诱惑下,在“教义”的暗示下,成员经常出现幻听、幻视、幻嗅、内脏幻觉等,认为自己有了特异功能,身体慢慢发生变化,最后成为金刚不坏之体,圆满成佛。此时邪教教主就是催眠师,各种“经文”“讲法”、祷告、冥想就是催眠的具体方法,邪教成员在不知不觉间成为被催眠者。当成员的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在邪教“教义”时,受此单调信息的反复刺激,意识就会进入催眠状态。催眠师正是利用这一特点来催眠受试者。在这种状态下,邪教成员只对教主的指令或者自己关注的内容发生反应,对其它则毫无反应或者漠不关心。“法轮功”成员在多年的练功过程中,抛弃了很多原来的爱好和兴趣,甚至连多年形成的习惯都做出改变,只对“法轮功”有关的事情和信息产生兴趣,情感逐渐变得冷漠,行为逐渐变得怪癖,思维逐渐变得异常,真正达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信法轮功”的状态,甚至面对亲人下跪、哀求劝阻或者亲人去世这样的揪心、痛心之事都无动于衷。李洪志及其 “法轮功”恶意的心理暗示使成员大脑皮层接受催眠命令(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的那一部分或者他们高度关注某个问题的那一部分(“法轮功”歪理邪说)出现兴奋并保持清醒,其它部分(正常人的情感、理性、兴趣、爱好等)则完全或者不完全处于抑制的睡眠状态,他们在这种状态下极其容易出现幻觉,如果不及时回到清醒的状态,很容易诱发精神分裂。

  李洪志要求“法轮功”成员每天坚持练功,认真阅读、记忆和“悟”他的教义,以加快增长功力。这就使一些成员每天无休止地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尽情地幻想。这种长时间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刺激的“修炼”方式,使成员的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所谓的圆满、“升天”、“消业”、“除魔”等荒诞内容。大脑皮层接受歪理邪说的部分自然呈现强烈的兴奋状态,而皮层的其它部分——几十年形成的对客观世界和对自己认知的部分,则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从而表现为成员除了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有兴趣外,对其它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亲情,以及自己以前学习的科学知识,都因为相应部位的大脑皮层处于被抑制状态,而表现为没有兴趣、木然,甚至反感。最为悲惨的是被李洪志催眠后引发了精神病的那些人。他们有的在意识恍惚中用剪刀剖腹去找所谓的“法轮”而致死,有的在催眠状态出现的幻觉中认为自己有了“升天”的能力而跳楼摔死,有的为了实现圆满升到宇宙高层次的愿望而上吊自缢,有的见到自己“功友”死亡后不仅不悲痛,反而高兴地认为这是“圆满升天”到更高的世界去了,有的在恍惚中认为,规劝自己不要练“法轮功”的父母是阻碍自己“长功”的“魔”,便将亲生父母挥刀砍死……

  从心理学和精神病学角度可以看出“法轮功”的毒化机制和部分成员痴迷的原因。李洪志充分利用催眠手段,教唆成员高度关注邪教内容,其积极的怀疑—分析—评价思维逐渐消失,停止了理性分析和独立判断,“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在催眠状态下变成成员心目中的真理。

关于我们| 网站导航| 使用帮助| 免责声明| 访问统计
中国共产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组织部主办 内蒙古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承办
备案:蒙ICP备07000509号 电话:0471-4816800